=房子

今天也鸽了哦。

我喜欢郁弥!

叶受洁癖了解下。

【简迅】远方来信

迅哥教你写情书(假的)
校园pa



致简·奥尼:

见信如晤。

写到这四个字,突然想起以前老姜在讲台上说到“见信如晤”这个词时,你突然凑过来对我说,要是以后我要给你写信,开头写见字如晤就可以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你说的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只当你又在嘲讽我字丑,就回怼了一句。现在想起来,可能那时你就已经在暗示我了,但无奈在下情商实在太低,而你又不太擅长表达,就没能理解其中含义,最后还是你离开时挑明,不然可能我一辈子也无法明白。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记得那时我似乎正在跟某个实在是水的什么非主流组织打架,名字叫啥我忘了,就记得他们老大的七彩玛丽苏毛了,打架的原因我也忘了,不过无非就是什么占了我地儿抢了我的妹儿(刚看上的)我要让你好看之类的(那时极其中二)。后来因为人太少正准备战略性撤退,结果你刚好买完水路过。怪你太好奇听到巷子里有声音就过来看看,也怪我跑路时不看路,结果就迎面相撞两败俱伤杯盘狼藉瑟瑟发抖。

当时我气的不行啊,(打架打不过)正准备溜时被撞到还莫名其妙地被泼了一身水,任谁都不会太开心,于是我就没管撞的是谁(虽然知道了也还是一样会干反正那时我不认识你),先骂了一句,靠哪个傻逼撞你爷爷。

你似乎有点不太明白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骂人,挺傻逼地问了一句:“你是因为你爷爷被撞了所以才跟他们打架的吗?”

来中国的外国人就是好欺负,可以借着文化的差异来占点口头上的便宜。

我哼了一声。

“不是,我是为了爱与正义。”我义正言辞,“为了宇宙的和平,我必须……”

“那他们呢?”你向后指。

我回头看去。
又迅速转回头。

“他们是黑恶势力。”我满脸严肃。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突然想起以前在x点上看的小说。


“竟然用人数压制这种无耻的手段吗,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只能……”

正当我准备像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在逆境中爆种(不存在的)时,你突然拉着我就开始狂奔。

“我觉得不行。”你转过头对我说。

“我可以!”我不肯服输。

“人家那么多人,你怎么打?”你反问我。

“再说了,你以为你是小说里的主角吗?。”你突然笑了一下,“你不是。”

“我才是。”

我气不过,甩开你的手,你当时那副样子实在是太欠揍了,我举拳挥去,你笑兮兮地躲开了。

于是我们就这样,穿着还湿着的T恤,在大庭广众之下认(xi)真(xi)打(da)架(nao)。

直到我看到那抹熟悉的彩虹色,才想起我们逃跑的原因。


“跑啊!”我拉着你大喊。


男孩子之间的友谊大概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明明前一秒还在骂孙,转眼就变成了共同进退的战友。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我跑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那阳光下的奔跑,是少年不甘平庸的呼叫!








你之前说你才是主角,我本来不太信,直到你转到我们班,我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那节是老姜的语文课,我昨晚通宵打游戏,昏昏欲睡,也就没注意他讲的是啥,直到你走到我旁边的空位子坐下,还装模作样地咳了咳,伸出手。

但当时我神志不清楚,我两眼呆滞地望向你,双手握住你的手胡乱摇了两下,继续转向黑板睁眼睡觉。


你猛地戳了下我的腰。

“啊————!”

我醒了。

我转头望向你,满脸惊讶。

“你怎么在这里?”

你的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有点渗人。

我想起来了。

“大哥对不住!大哥我错了!”我抓住你的手。


一只粉笔横空降临——


正中红心。

“高迅!站后面去!”老姜终于受不了我了。

我吐了吐舌头,把书拿上乖乖的站在教室后面。

你在偷笑,我看到了。

我朝你呲了呲牙,这时候才有空看你在黑板上写的自我介绍。




大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





说起大哥这个词,你还记得我曾经带你去我表哥他的警察局吗?

就是你生日那天,我拉着你走到了警察局门口。

你满脸复杂的望向我,正准备开口就被我打断了。

“我没惹事!”我喊着,“我表哥潜龙在这里上班,带你见见世面,以后我们也是进过局子的人了。”

你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望着我。


这时,一位英俊潇洒,帅气逼人,走路带风的青年走了过来。(这段形容词是他硬要加的!)

“哎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位小朋友你好,我是他大哥。”流星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对你说,“知道为什么他那么会惹事却一直没事吗?就是因为我在罩着他。”


你居然信服地点了点头,还小声说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吗。”


当时我就甩开流星的手,朝楼上大喊:“表哥——流星又迟到了——”



流星色变,拔腿就跑。

一群人从门里出来,狂奔。

“流星你给我站住你知道因为你的迟到我们又多费了多少时间吗——!”




我在那里偷笑,你凑过来问我,你们关系很好吗?

“那是我表哥的同事,他们都眼熟我啦。”我回道,“这种玩笑也经常开啦。”

你若有所思。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高二的那次艺体节。

那时我们已经很熟了,可以随便开一些不适合开的玩笑了。






艺体节的前一天,我在打游戏,你看着明天要表演的琴谱。

打着打着我就开始骂了起来:
靠打野你怎么回事走位这么菜的吗?
射手注意点不要飘
woc上单你会不会玩!

好好的一个顺风局硬是被翻盘了,我心头难却,还在那里骂着。
你突然拉住我的手,深情款款,“不要骂了好不好,我爱你。”

我楞了楞,笑着回道:“死给离我远点。”





之前只当你说的这话只是玩笑,如今回忆起,却更像一种预兆。









艺体节结束后,你说你要离开了。

我不意外。

你跟我说过,你来中国只是为了了解中国的文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继续学音乐的。

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只是心里稍微,有一点堵而已。






你上飞机那天,我来送你。
本来想装的豁达一点,拍拍肩膀说兄弟以后有缘再见记得常联系之类的话,却在见到你时还是忍不住红了鼻子。

“你放心的走你的,我一点都不会想你的。”我转过头不去看你。

“是吗?,可是我会很想你的。”

你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拉住了我的手。

“高迅,我喜欢你。”











如今已经是三年过去了。

我们都默契的对当初在机场的事缄口不提,只是偶尔聊聊彼此的现状,交流一下这几年的心得。

你在等我的一个答复。






而我也在这三年间渐渐明白了。

我现在过的很好,自己的工作室顺利发展,家人和睦。







只是。








奥尼。

















我很想你。



                                                          x年x月x日
                                                             高迅









——end——




对于迅哥这种傲娇,表白的话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一句“我很想你”就足够
傲娇就算表白了,也不一定对方能听懂。

幸好他想传达的人听懂了。

我这写的什么玩意儿我都没脸看
明天写给影老板的顺亮,后天写给云爹的白狄
那个打游戏骂人梗是真实的,发生在我基友身边两位男同胞身上的。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