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

今天也鸽了哦。

我喜欢郁弥!

叶受洁癖了解下。

【内含误解向】是自己拼的图
啊,日郁真香!
品完了长大了后的玉米我们再来品一品小时候的傲娇玉米,心动的感觉没错了。
含少量郁遥郁我就不打tag了

我真的好喜欢玉米啊啊啊啊啊!
他真的好可爱!
拼了几张图给你们品一品qwq

【简迅】黑凤梨

※听《黑凤梨》的产物,不喜勿喷w
※文笔小学生,我流ooc有,废话特别多
※依然校园背景
今天我也鸽了哦。









事情的起因是某位高姓小朋友提议的一个他美其名曰“促进舍友感情”的交换相册的活动。

“我觉得这样不行,”高迅坐在宿舍的椅子上,满脸严肃,“我们已经成为舍友一个月了,你竟然还没有主动给我抄作业,我有一点难受。”

坐在他对面的奥尼惊于他奇怪的逻辑:“不是,我为什么就要主动给你抄作业啊?”

高迅的脸僵了一下。

半晌他扶住了自己的额头,“靠,最近被花王给洗脑了,老以为我已经抱住你的大腿了。”

“你要是想抄作业的话,跟我说一声我会……等等你要抱我大腿?”

“我的大腿有啥好抱的?”奥尼疑惑,他自认自己没什么优点,也只有音乐和自律这两点能说得上不错了。

高迅摇了摇手指,“这你就不懂了吧,像你这种又是混血儿又有钱(虽然不知为什么要体恤民情住校)成绩又好还会音乐又礼貌而且长得还有那么一点帅(虽然没我帅)的男同学可是所有言情小说里男主角的标配,你可是多少女生的梦中情人。我如果不跟你打好关系,万一你一个不小心就天凉王破了我就直接领便当了啊,所以谁都可以惹,但是一定要跟男主角打好关系。跟着男主角混有肉吃懂不懂?”

奥尼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只能回道,“略懂,略懂。”

随后他反应过来了,“所以这就是你要跟我打好关系的原因?”

“也不是啦,”高迅扭过头,“毕竟你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两人相顾无言。

“气氛一下子变得好尬,”高迅揉了揉鼻子,“之前没预料到会变成这样,那准备的促进舍友感情的活动应该是搞不成了……”

“什么活动?”奥尼疑惑。

高迅从身后拿出一本相册,“喏,一个相当简单的交换相册的活动,不过如果你不想参与的话就算了吧。”

“可以哦。”奥尼回答,他转身打开自己的箱子,翻了翻,拿出了一个颇有年代感的相册,递给高迅。

高迅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相册,顺手把自己的相册递给对方,“你竟然会随身携带相册……而且看起来有一定时间了的样子……我的也不过是从我十岁开始的相册而已,还回家找了好久。”

“一个家族的习俗而已,习惯了就好了。”奥尼不甚在意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要选择交换相册这种方式?跟人增进感情的方式不是有很多种吗?”

高迅翻开了相册,“为了找黑历史啊。”他的语气理所当然。

“握住了一个人的把柄,才能更好的让他为我所用。”高迅还装腔作势地朝他握住了拳头。

“……您戏真多。”奥尼满脸无奈。

“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人绝不认输……卧槽这是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东西?”奥尼凑了过去。

高迅把相册转给他看,还在捂着肚子不住的笑着,照片上的奥尼大概六七岁,穿着睡衣,坐在床上,表情凝重。

看上去相当正常。

但是一切都被他头上暴躁的头发给破坏了。

可以,相当真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位帅哥没想到你小时候就走在潮流的前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奥尼扯了扯嘴角,“这是我的小叔拍的,他就喜欢捉弄人。”他翻了一页,试图掩盖过去。

“我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小时候到底被你的小叔搞了多少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又是一张头发暴走的奥尼的照片,但有一点不一样,这张图片上的奥尼头上不知被谁放的一小盆仙人掌。

“这TM就是个菠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奥尼恼羞成怒的抢走了相册,“不给看了不给了!”

“没想到男主角小时候竟然是个菠萝头。”高迅忍住笑,“我以后就叫你菠萝吧!”

“不过你心这么黑的一个人,光叫菠萝似乎有些不贴切……黑菠萝奥尼?听起来又有些奇怪……”

“喂喂不要随随便便就给别人起外号啊!”

高迅无视了奥尼的抗议,“菠萝……菠萝……emm……有了!凤梨!”

“奥尼,奥尼,黑凤梨。”高迅满脸笑意。

奥尼愣在原地。

“你到底知不知道黑凤梨的意思啊……”他小声的说。

“你说啥?”高迅听不清,凑了过去。

“是是,我是黑凤梨,怎么了?”奥尼的语气相当无奈。

“黑凤梨兄弟,看来你很上道嘛。”高迅拍了拍他的肩,顺便夺走了被奥尼拿在手里的相册。

“我还要找你的黑历史嘿嘿嘿。”

奥尼没有拦住他,只是望着他。

“高迅。”他说。

“怎么了?”高迅抬起头。

“我很黑凤梨。”

他的语气相当温柔。

高迅没有见过这样的奥尼,他有些手足无措。

最后他只是装作敷衍地回了一句,“嗯嗯,我一直知道的。”












––––––––––––

高迅坐在沙发上,望着桌上的白玫瑰发呆。

门铃响了,他急匆匆的跑过去打开门。

——然后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金发的青年抱紧了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高迅。”

“嗯。”他轻声应道。

“我很黑凤梨。”

“太巧了,”他转过头,轻轻的亲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我也是。”







–end–




我也黑凤梨啊迅哥!

黑凤梨是粤语喜欢你的谐音,看不懂的可以带进去重新看一遍【醒醒没有人会看的】

心血来潮的产物,最后成果一塌糊涂求轻拍qwq

叶修生日快乐!爱你一辈子!

简迅《告白》的原梗,不知道怎么在文字里加图片就单独发条。

【简迅】告白

想了一下迅哥表白的场景。
原梗见图。
依然背景校园。
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段子。

当高迅从考场里出来时,他看着天空,感觉有些不真实。

他为了这短短的两天,付出了整整三年的时光。

三年啊。

太梦幻了。

这个时候反而不会去想什么考的成绩怎么样这些事情了,只想将三年里所有压抑着的情绪全都爆发出来。

“终于考完了啊。”有人在他旁边说。

是简·奥尼。

这位音乐天才曾不止一次地提过,中国的考试真的累。

听说他本不用经历这些的,这名德意混血儿来中国读书只是为了寻找新的灵感,原本高二的时候他就准备离开了,但不知为何又留下来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早晚有一天会走,但他却硬是待到了高考结束。

他们并不熟悉。

高迅的喉咙有些发紧。

复杂的感情在胸膛里弥漫。

他快要忍不住了。

“是啊,考完了。”他低低地回了一句。








“老子他妈终于考完了!”他突然大吼。

“再也没有做不完的卷子,老师的絮絮叨叨,再也没有主任每天的突击检查,再也没有等待考试的慌乱了。”

“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结束了。”

可能也,再也见不到你了。


憋在眼眶里的泪水滑下,高迅一边擦还一边笑骂着,“真tm像个傻逼。”


奥尼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奥尼,你有过这种心情吗?”

高迅擦干了泪水,望向远方。


“有时候想到一个人,心就扑通扑通地跳。”

“想到都快要哭了。”

“这种心情叫喜欢。”

“奥尼,我现在对你,就是这种心情。”









高迅拍了拍自己的心,“呼,终于说出来了。”



奥尼一直在安静地听着,就算听到表白也没有什么反应。



他只是问了一句,“为什么是我?”




“我很喜欢吃西瓜,”高迅却没有正面回答,“小时候经常和爸爸一起吃着西瓜,看着他修工程,他还会经常跟我讲一些简单的原理,我喜欢吃西瓜,就像我喜欢小时候我和爸爸一起生活的记忆。”






西瓜汁不行,西瓜糖不行

就像我喜欢你,脾气像你不行,长得像你不行。









“不是你不行。”









——end——

试一下小清新的文风。



【简迅】塑料告白

校园背景,各位520521快乐呀。
1小时极限摸鱼,傻白甜短打。
小学生文笔,凑合看。
ooc预警。





1.
现在的场面很尴尬。
高迅靠着墙,看着对面有些支支吾吾的奥尼。
他的同桌兼基友在下课的时候突然对他说,放学的时候等一下他,他有事情要说。




所以你他妈倒是快说啊!




就在高迅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对方开口了。
“那个……高迅,你五月二十号的时候有空吗?”
五月二十?高迅想了想。
“啊那天有个妹子约我组cp来着。”




其实是要去cp20卖本子。



2.
高迅有个秘密。
其实他是一位文手。
专注原耽,从不在同人圈祸害。
当然他也没在圈里混多久,三个月前才开始真正开始在网上发表文字。
一开始没多少人看,也没有几条评论,但是每一条评论他都会认真回复。
所以当他看见那条扩列的评论他非常开心。

同桌可爱想太阳:超喜欢太太的文字!我是你的脑残粉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扩列吗!

我也会有粉丝吗!
高迅激动地回复他:

(作者)流星世界第一帅(p.s打赌输了被迫改的):当然可以!谢谢喜欢这里企鹅号xxxxxxxxx

我也是有粉丝的人了啊。
高迅幸福地想着。




3.
就在高迅正想入非非的时候,奥尼还在继续说着。
“这样吗……那有些事情我就只能提前说了啊……”

“高迅,我喜欢你。”

.
.
.
.
.
.
.
.
.
你再说一遍?



4.
“奥尼,我知道你弯,但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地弯,竟然都开始对兄弟下手了。”高迅满脸痛心疾首。

“我是认真的。”奥尼看着高迅的眼睛。

“所以,请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开玩笑糊弄过去了。”

“你心里明白的。”

高迅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不顺着台阶下呢。”

“关于你的告白,我想我还得想一下再回复你。”

“就这样了,再见啦。”

高迅拍了拍奥尼的肩膀,离开了。





5.
这都什么事啊。
高迅瘫在床上。
问一下小粉丝吧。高迅想。
他和他的粉丝自从扩列了后,每天都要聊天,虽然他现在已经从小透明变成小粉红了,但他还是喜欢每天跟自己的小粉丝聊聊天,这样下来他们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了。

高迅拿出手机,点开了对方的对话框。

人字拖拖:小粉丝小粉丝你在吗?

过了很久,对方才回复。

湍流:对不起啊太太,可能今天没有办法跟你聊天了。

人字拖拖:???小粉丝咋了

湍流:我表白被拒绝了……大概。

人字拖拖:我靠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拒绝我家可爱的小粉丝

湍流:啊,说起来也挺复杂的,我跟他关系一直都挺好的,平时我也经常对他说过一些类似我喜欢你的话,不过每次都被他糊弄过去了,这次很认真的告诉他,他说还要想想。

湍流:我想我大概是被拒绝了吧。

人字拖拖:感情这种事强求不来的,唉,算了,如果他真的拒绝你了的话,我就委屈一下,收了你吧。

湍流:哈哈哈太太你这么宠我我会忍不住的啊

人字拖拖:不宠粉丝的作者不是好cp!

高迅故作正经地咳嗽了一下。

人字拖拖:对了cp20你会来吗?

湍流:cp20?我记得是五月十九和二十号?十九号我有事要办的,二十号可能会来,不过会比较晚就是了。

人字拖拖:你有什么事要做的吗?

湍流:学校里的英语竞赛,我英语比较好老师就推荐我去了。

竞赛?高迅想了想,自己的学校好像也有什么竞赛来着。

人字拖拖:那好,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没办法介绍你可是我的第一位粉丝了啊。

湍流:太太那么多粉丝,又不差我一个。

湍流:不过有些事情,我觉得只有我们知道最好。






完了。

他想。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6.
小粉丝你这么这么会撩啊!
高迅摸摸捂住脸,打滚。







7.
转眼就到了五月二十号。

高迅坐在自己的摊位,不停地刷着QQ。

啊啊啊小粉丝怎么还没来!

他的刊已经卖完了,而他又懒得动不想去别的摊位逛逛。

好无聊啊。高迅想着。

看着展里不少一起来的情侣,他默默地在心里bb了一句,烧死那些情侣狗。

……我还没有男朋友。

高迅叹了口气。

然后他就想起了某位被他忘了很久的同桌。

完全忘了今天是五月二十号的他给奥尼打了个电话,响了几秒后,对方接了起来。

“喂?”奥尼似乎在跑步,语气有些喘,“高迅?”

“奥尼,有件事我还是得跟你说。”高迅深吸了一口气,

“c区14……就是这里,哦哦怎么了什么事?”奥尼的语气里似乎有些兴奋。

“我有喜欢的人了。”

“所以我不能接受你的告白。”

一口气说完全部的话,高迅轻松了许多。

“能问一下是谁吗?”奥尼变得有些小心翼翼了起来。

“其实我有个秘密没跟你说,我其实一直都在写小说,而我喜欢的人就是我的第一个粉丝。”

“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他的。”

“我喜欢跟他一起聊天,他跟我很默契,我们很投缘。”

“他有时候说的话会让我莫名心动。”

“虽然我们并没有见过,但我想他一定非常非常好。”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






良久。

“高迅。”

“我在你身后。”



手机突然叮咚一声。






8.
湍流:高迅,我是奥尼。



高迅僵硬的回过头。



高迅挂断了电话。




9.
奥尼向他走了过去。

高迅也向他走过去。


“你说你喜欢我。”奥尼话中带着笑。




高迅没有管他,径直走向他身后那个帅气的coser。

“帅哥处cp吗?”

“不搞基,滚。”






9.

“喂喂你似乎刚才还在说你喜欢我。”

“那又如何,”高迅一脸冷漠。



“我的爱,不堪一击。”











没有后续。

奥尼的ID湍流意思就是快的水流,
高迅→迅→快
奥尼→水→水流


我就是在乱编没错。

奥尼:人生总是充满了起起落落【?】

【流花/车】补课

深夜开车最为致命。

是车!给影老板的流花车!是通往幼儿园的垃圾假车!
超——短der
※流花师生pa,年下,纯肉
※表面天真可爱床上满嘴骚话学生流×对学生认真内心傲娇炸毛略冲动娃娃脸老师花
没问题那么开始↓





1.花王打开门,望着眼前满脸笑容的学生,心中一阵无奈。
“花王老师,刚刚您讲的题我还有些没弄明白,能再讲清楚一点吗?”流星拿着刚刚他在课堂上评讲的卷子,眼睛里全是认真。
不,我不想讲。
花王的内心是拒绝的。
但他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进来吧。”他对着眼前比他高了不止一个头的少年说着。
花王是三个月前来到江川中学教物理的,为了方便出行,他在学校旁边的小区租了一间房子。毕竟他可能以后会在这里呆很久,处理好邻里关系是必要的,于是他就提着刚买的苹果敲响了邻居家的门。
过了一会,一位看上去18岁左右的少年打开了门。
“小学生?”花王听见少年嘀咕了一句。
花王当场就想炸给对面的少年看,但为了礼貌,他挤出一个笑容:“你好,我是新搬到对面的花王,是一名老师,将要教江川中学高一的物理。”
面前的少年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物理老师?”少年笑的很开心,“你好,我是流星,刚刚读高一,说不定你还会是我的老师呢。”
一语成谶。
于是花王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就看到流星朝他挥了挥手。
不知道是听错了还是什么,下课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少年小声念了一句。
真可爱。












2.——然后每天下午放学后流星就准时到他家报道。
以流星的话来说,就是:老师就在隔壁这个这么好的学习条件我怎么可以浪费呢?
——虽然他的关注点并不在题目上就是了。
花王望着看似听的很认真但眼神却一直往他身上飘的流星心中也没有什么办法。
他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明白这样意味着什么,但他却没有这样做的勇气。
说他不喜欢流星吗?那他也不会连着3个月一直让流星以问问题的名义进他的屋。
但是他是老师,对方是学生。
如果他们在一起了……
花王无法想象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了对自己和流星会有怎样的下场。
似乎察觉到了花王的心不在焉,流星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老师喜欢我吗?”
花王原本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少年突然发问令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回答了。
“喜,喜欢。”
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答,流星无法抑制自己的嘴角向上勾,他猛的把花王抱在怀里。
“我也喜欢老师哦。”他在花王耳边轻轻说着。
“我知道老师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老师非常孩子气,爱傲娇还爱炸毛,又不讲理又任性,却总是在我们面前装的很严肃。”
“这样的老师,好可爱。”
“所以,老师,你所想的都与我们无关,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就足够了。”
流星近乎虔诚的吻上了他的脸颊。
管他娘的别人会怎么说,我就喜欢我学生怎么地了。
意识到他们将要发生什么之前,花王想着。















————————————————————
流星吻住了花王的唇。
他的吻并不像他本人表现出来的一样嚣张,他的吻是温柔的,细腻的。
他轻轻地舔舐着每一个角落,他用舌尖勾勒出对方那颗略显幼稚的虎牙的形状。
——好可爱。
感受到花王似乎有些喘不过来气,流星离开了令他眷念无比的双唇,他细碎地亲吻着花王的面庞。
经过双耳时,流星轻轻地笑了一声。
花王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老师,帮我补课。”
流星亲吻着他的锁骨,一路向下。
花王的衣服早已在他们亲吻时被脱了下来,此时他的身体泛着一丝红晕。
“咦,老师,为什么你的这颗红果果还会站起来?”
流星用舌头包裹住他胸前的红粒,在流星不断的舔舐下它早已颤颤巍巍的立了起来。
花王简直无法直面自己的身体,眼前的人一边用着不只为何如此熟练的技术挑'逗着他的身体,一边还用着平时找他问题时的语气说着如此令人羞耻的话语。
流星讲手渐渐滑向花王的身下。
那里已经硬的不行了。
流星用手轻轻握住。
他能感觉到身下的人在剧烈地颤抖着。
流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笑,他揉捏着。
“老师,为什么你的这里这么可爱?”
在流星的手下,花王的喉咙间发出细碎的喘息,他通红着脸,听到对方说出的话,心底涌起一阵羞耻。
为什么流星在做这种事的时候会这么……啊!
“嗯……啊……少……少……啊……废话……嗯……要干就……快……啊……快点……”
流星吻住了他的唇。
“这可是老师说的。”流星朝他耳边吹了口气。
他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瓶润滑剂。
“防护措施要做好。”流星自言自语。
花王不出意外的很快就结束了,他瘫在床上,重重地喘息着。
流星突然将花王的手握住他的身下。
“老师,帮我。”
流星倒了点润滑剂在自己的手上,滑进那细缝深处。
“最后一个问题,学生还想问老师。”
流星用自己的四指在那处扩张着。
“为什么,老师的这里,这么柔软呢?”













看来今晚会睡个好觉了呢。
流星抱住早已昏迷的花王,这么想着。








没有后续,忘了我这个挖坑不填的人渣吧。
太羞耻了我以后都不开车了呜呜呜

【简迅】远方来信

迅哥教你写情书(假的)
校园pa



致简·奥尼:

见信如晤。

写到这四个字,突然想起以前老姜在讲台上说到“见信如晤”这个词时,你突然凑过来对我说,要是以后我要给你写信,开头写见字如晤就可以了。那时我还不知道你说的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只当你又在嘲讽我字丑,就回怼了一句。现在想起来,可能那时你就已经在暗示我了,但无奈在下情商实在太低,而你又不太擅长表达,就没能理解其中含义,最后还是你离开时挑明,不然可能我一辈子也无法明白。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记得那时我似乎正在跟某个实在是水的什么非主流组织打架,名字叫啥我忘了,就记得他们老大的七彩玛丽苏毛了,打架的原因我也忘了,不过无非就是什么占了我地儿抢了我的妹儿(刚看上的)我要让你好看之类的(那时极其中二)。后来因为人太少正准备战略性撤退,结果你刚好买完水路过。怪你太好奇听到巷子里有声音就过来看看,也怪我跑路时不看路,结果就迎面相撞两败俱伤杯盘狼藉瑟瑟发抖。

当时我气的不行啊,(打架打不过)正准备溜时被撞到还莫名其妙地被泼了一身水,任谁都不会太开心,于是我就没管撞的是谁(虽然知道了也还是一样会干反正那时我不认识你),先骂了一句,靠哪个傻逼撞你爷爷。

你似乎有点不太明白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地骂人,挺傻逼地问了一句:“你是因为你爷爷被撞了所以才跟他们打架的吗?”

来中国的外国人就是好欺负,可以借着文化的差异来占点口头上的便宜。

我哼了一声。

“不是,我是为了爱与正义。”我义正言辞,“为了宇宙的和平,我必须……”

“那他们呢?”你向后指。

我回头看去。
又迅速转回头。

“他们是黑恶势力。”我满脸严肃。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我突然想起以前在x点上看的小说。


“竟然用人数压制这种无耻的手段吗,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只能……”

正当我准备像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在逆境中爆种(不存在的)时,你突然拉着我就开始狂奔。

“我觉得不行。”你转过头对我说。

“我可以!”我不肯服输。

“人家那么多人,你怎么打?”你反问我。

“再说了,你以为你是小说里的主角吗?。”你突然笑了一下,“你不是。”

“我才是。”

我气不过,甩开你的手,你当时那副样子实在是太欠揍了,我举拳挥去,你笑兮兮地躲开了。

于是我们就这样,穿着还湿着的T恤,在大庭广众之下认(xi)真(xi)打(da)架(nao)。

直到我看到那抹熟悉的彩虹色,才想起我们逃跑的原因。


“跑啊!”我拉着你大喊。


男孩子之间的友谊大概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明明前一秒还在骂孙,转眼就变成了共同进退的战友。

我清楚的记得那时我跑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那阳光下的奔跑,是少年不甘平庸的呼叫!








你之前说你才是主角,我本来不太信,直到你转到我们班,我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那节是老姜的语文课,我昨晚通宵打游戏,昏昏欲睡,也就没注意他讲的是啥,直到你走到我旁边的空位子坐下,还装模作样地咳了咳,伸出手。

但当时我神志不清楚,我两眼呆滞地望向你,双手握住你的手胡乱摇了两下,继续转向黑板睁眼睡觉。


你猛地戳了下我的腰。

“啊————!”

我醒了。

我转头望向你,满脸惊讶。

“你怎么在这里?”

你的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有点渗人。

我想起来了。

“大哥对不住!大哥我错了!”我抓住你的手。


一只粉笔横空降临——


正中红心。

“高迅!站后面去!”老姜终于受不了我了。

我吐了吐舌头,把书拿上乖乖的站在教室后面。

你在偷笑,我看到了。

我朝你呲了呲牙,这时候才有空看你在黑板上写的自我介绍。




大哥,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





说起大哥这个词,你还记得我曾经带你去我表哥他的警察局吗?

就是你生日那天,我拉着你走到了警察局门口。

你满脸复杂的望向我,正准备开口就被我打断了。

“我没惹事!”我喊着,“我表哥潜龙在这里上班,带你见见世面,以后我们也是进过局子的人了。”

你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望着我。


这时,一位英俊潇洒,帅气逼人,走路带风的青年走了过来。(这段形容词是他硬要加的!)

“哎哎,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

“这位小朋友你好,我是他大哥。”流星一把勾住我的脖子,对你说,“知道为什么他那么会惹事却一直没事吗?就是因为我在罩着他。”


你居然信服地点了点头,还小声说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吗。”


当时我就甩开流星的手,朝楼上大喊:“表哥——流星又迟到了——”



流星色变,拔腿就跑。

一群人从门里出来,狂奔。

“流星你给我站住你知道因为你的迟到我们又多费了多少时间吗——!”




我在那里偷笑,你凑过来问我,你们关系很好吗?

“那是我表哥的同事,他们都眼熟我啦。”我回道,“这种玩笑也经常开啦。”

你若有所思。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高二的那次艺体节。

那时我们已经很熟了,可以随便开一些不适合开的玩笑了。






艺体节的前一天,我在打游戏,你看着明天要表演的琴谱。

打着打着我就开始骂了起来:
靠打野你怎么回事走位这么菜的吗?
射手注意点不要飘
woc上单你会不会玩!

好好的一个顺风局硬是被翻盘了,我心头难却,还在那里骂着。
你突然拉住我的手,深情款款,“不要骂了好不好,我爱你。”

我楞了楞,笑着回道:“死给离我远点。”





之前只当你说的这话只是玩笑,如今回忆起,却更像一种预兆。









艺体节结束后,你说你要离开了。

我不意外。

你跟我说过,你来中国只是为了了解中国的文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继续学音乐的。

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只是心里稍微,有一点堵而已。






你上飞机那天,我来送你。
本来想装的豁达一点,拍拍肩膀说兄弟以后有缘再见记得常联系之类的话,却在见到你时还是忍不住红了鼻子。

“你放心的走你的,我一点都不会想你的。”我转过头不去看你。

“是吗?,可是我会很想你的。”

你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拉住了我的手。

“高迅,我喜欢你。”











如今已经是三年过去了。

我们都默契的对当初在机场的事缄口不提,只是偶尔聊聊彼此的现状,交流一下这几年的心得。

你在等我的一个答复。






而我也在这三年间渐渐明白了。

我现在过的很好,自己的工作室顺利发展,家人和睦。







只是。








奥尼。

















我很想你。



                                                          x年x月x日
                                                             高迅









——end——




对于迅哥这种傲娇,表白的话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一句“我很想你”就足够
傲娇就算表白了,也不一定对方能听懂。

幸好他想传达的人听懂了。

我这写的什么玩意儿我都没脸看
明天写给影老板的顺亮,后天写给云爹的白狄
那个打游戏骂人梗是真实的,发生在我基友身边两位男同胞身上的。

【简迅】许什么愿望呢?

※傻白甜段子
※会删
※校园pa虽然看不出来

“最最可爱的奥尼生日快乐!我最喜欢你了!”

“祝你生日快乐啊奥尼,我可是把我一直珍藏的纪念硬币都送给你了啊。”

“我最喜欢的热狗酱送给你,奥尼生日快乐!”

“谢谢一直以来师傅对我的帮助,生日快乐师傅,我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您帮忙呢。”

“看在是你生日的份上,就勉强祝你生日快乐好了,喂喂,不准嫌弃我送的拖鞋!”

“有谁过生日送人家拖鞋啊。”奥尼笑道,面前的少年涨红了脸。

“不过我挺喜欢的。”奥尼脱下皮鞋,穿上了高迅送他的拖鞋。

高迅得意地望向猫猫:“我就说送拖鞋是最好的吧,你还非要说给核能和影眼买旗袍才是最好的。”

“好了好了,该吹蜡烛了。”奥尼抢在猫猫发飙之前阻止了某人的作死,然后无奈的看了一眼高迅。

高迅得意地向他挑挑眉。

奥尼楞了一下,直到高迅拍了他一下才回过神来。

“这位大哥,今天您生日怎么还发起呆了呢?”高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笑。

“那么这位小朋友,怎么别人过生日您比他还积极呢?”

奥尼满意地看着对方吃瘪的表情。

“好了好了不闹了,吹蜡烛许愿了。”奥尼拍了拍手。

他闭上双眼。

许什么愿好呢?

嗯……希望家人健健康康。

希望接下来的事能一切顺利。

希望……

奥尼偷偷瞄了一下旁边满脸认真的高迅。

希望某位高姓小朋友,能早点开窍。

——end——

我应该是真的不会聊天,每次冷场都是我的锅

群里都是大佬,我还是潜水吧OTZ

是超小的小甜饼!是给周末的简迅艳遇pa做警告的注意!